第181章 动画片猫和老鼠全集下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上,这是兵部的折子,南京的兵部尚书张鹤鸣是加了印的,不会有假,请皇上过目。”天启帝接过折子,细细翻看了一遍,边看边是不住的点头。一盏茶的功夫,天启帝长吁一口气,合上折子道:“太平府的官军着实有些战斗力,地方官府谋划得到,准备周详方能有此捷啊,特别折子里写到这个叫刘毅的总旗,着实是悍勇,以本部兵马力挽狂澜,更是斩下韩真的人头,颇有些温酒斩华雄的风采啊。”

刘毅的声音让大家振聋发聩,一番话说完所有子弟还有军官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平时他们还有点看不起农家子,认为他们不过是扛着锄头的农民,怎么能打仗?可是没想到在上官的眼中自己连农家子都不如,连简单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

刘毅笑笑不知道如何接话。程冲斗又道:“徒儿,如今我大明内外交困,一月之内连崩二帝,这不是好兆头啊。”

“其实刚才我就想问你,为什么徒儿你的身后要背一杆有点奇怪的火铳呢。大明的火铳速度又慢,质量又差,特别是兵器局打官印的火铳,粗制滥造,为师在黄百户那里也看过他们打火铳,几十息的功夫才能打一铳,如果是在战阵之上,敌人早就冲过来了,何况还有一杆炸膛,差点把射手炸瞎,实在是不堪使用,还比不上弓箭。”

当你觉得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时候,一般是你想多了。

而这些党人又在干什么呢?李自成杀过来崇祯不是没想过南迁,结果光时亨和一帮党人跳出来又是祖制,又是之乎者也,硬要崇祯留守,连太子也不准派到南京,结果光时亨自己转身就投了李自成。还有钱谦益这些无耻文人,一股脑的投降了清朝。

后金军以骑兵和重步兵为主,但是因为刚刚起家,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女真时也不过遗甲十三副,目前后金军除了旗主的亲军用的是仿造或者缴获的明甲以外,其余的重步兵是自备铠甲和兵器,后金兵每人自备弓箭一副。

眼看着阮星慢慢在江中沉下去,阮星的娘和几个姐姐已经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嚎哭了起来,阮辉此时也没有了会长的样子,手足无措的站在河岸边直跺脚。

一行人来到府衙,府衙早就摆好了香案,众人整齐的跟在陈严龄身后跪下。传旨太监从旁边一个大汉将军手中接过金匣,从中取出金丝边龙纹黄布封套封上的圣旨,展开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白莲乱匪,祸国殃民,自我大明始建之日,便暗中聚众,意图谋反,今闻太平知府陈严龄,运筹帷幄,马仁大捷,斩杀白莲小汉王韩真,全歼所部兵马,擢陈严龄为南京兵部职方司主事,赏银五百两,太平府镇守千户龙宗武升安庆卫指挥佥事,赏银五百两。副千户黄玉升太平府千户,赏银五百两。。。。。。。芜湖知县周之翰升太平府代知州,赏银三百两。繁昌县知县王嵩升芜湖知县。赏银三百两。”

另外一个几乎全身上下都刺青的大汉从柜子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两捆黑索来,熟练地将其中一段穿过滑轮。

说完刘毅退下出了县衙,他调转马头回到自己家中。刘金和陶宗被免之后一直赋闲家中,陶宗的武艺不是很好,只是会操作佛郎机,所以刘金在家一边操练陶宗的武艺,一边等着少爷回来,刘毅曾经对他说要等待机会,他一直相信。

五百年前,由石猴变化而成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宫,最终被如来佛祖镇在了五行山下。此去经年,长安城内突然遭到山妖洗劫,童男童女哭声连连,命悬一线。危机时刻,自幼被行脚僧法明抚养长大的江流儿救下了一个小女孩,结果反遭山妖追杀。经过一番追逐,江流儿无意中解除了孙悟空的封印,齐天大圣自然好好地将山妖教训了一番。因为封印未解开,悟空不得不护送江流儿和小女孩回长安,一路上又遭遇了猪八戒和白龙马。

那边不远处代善一个突刺刺死一个明军,猛然看见五十步左右身着鳞甲的明军大将翻身上马,六瓣铁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特别是上面的那根避雷针和红缨那么显眼,这定是刘綎无疑,代善从背上拿出大弓,弓上雕着一只老虎,比一般的长梢弓稍大一点,却是去年春天围猎时,因他射杀了一只野猪,努尔哈赤特地赏给他的虎弓。抽出一支铲子箭,瞄准马上的刘綎,猛然一拉弓弦,势大力沉的一只铲子箭直奔刘綎而去,空气中好似有一股破风之声。

陶宗一挥红色令旗大喊道:“战锋队三段击!”王浩迅速代领士兵列队:“第一排,放!”砰砰砰砰,白烟弥漫,“第二排,放!”又是一阵铳响。“第三排,放!”三排铳放完,陶宗的令旗左右挥舞两下“游骑队左右出击!”

“不错,毕大人,特别是我太平府试制成功蒸汽机,应用于造铳之上,以后每月能产出数百支燧发铳,只要工匠充足,场地和机械充足将来月产量甚至能成千上万。足以装备我大明所有军队,只是我前日试射发现了一个难题。”刘毅说道。

“那你想要中圩洲的地所谓何事?”周之翰问道。

“额,这个。。。”刘毅有些犹豫,“但说无妨,在座的都可以说是你的上官,老夫也是一心为国,如果能操练出这样的新军,老夫不介意先从南直隶开始试行。”

刘毅走下台之后翻身跨上飞龙驹,“驾!”手上马鞭一扬,飞龙驹便在校场之中奔驰起来,奔跑至校场**之后,刘毅抽出手中,对天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场中冒出一股白烟。台上的众人只听到轰隆轰隆的声音。只见军营那边尘土飞扬,好似有万马奔腾,军营离点将台大约三百步。众人很快看见一名铁甲骑士手持一杆红旗,上有白日蓝月的图案,打马飞奔而来,正是刘金,他内衬鳞甲,外罩红色棉甲,手臂上带着银色铁臂护手,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头戴钵胄盔,缨枪上也点缀有红缨,策马狂奔向刘毅的位置。

茶楼,酒楼,当铺,作坊,青楼,米店,纺织店,小食铺子鳞次栉比。街道空旷的地方还有支着桌子卖大碗茶的,打着地铺买小饰品的,推着小车卖糖人的,一群群的孩子欢笑着穿梭在街角。一派的恬静祥和,刘毅都有点懵了,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

“中圩洲地处要冲,航运条件在整个太平府首屈一指,我想在中圩洲上建一个船坞用来生产船只,眼下长江水师败坏,大明又没有钱来维修船只,如果有类似白莲乱匪那样的逆贼南渡,便若小汉王的人马,我想在江中截击,阻止他们登陆太平府。”刘毅诚恳道。

“不敢,宋先生,我们是军中之人,奉我家大人之命,特来请宋先生到南直隶与我家大人一叙,这是我家大人的亲笔信还请过目。”说着递上了一封刘毅写的亲笔信。

“好的,姜将军,赵靖!”“末将在”乔一琦的副手,川军千户赵靖答道。“传令全军加快速度!”乔一琦大声喊道,同时姜宏立也对策马在旁的**左营将军金应河说道“金将军,让中军的鸟铳手加快速度,跑步急进,作为前军,进入战场后如果遇敌鸟铳兵第一批投入战斗。”“小将遵命”金应河低头道。

两人缓缓抵近一二百步外侦查了一番,发现除了两个瞭望台上的两个哨兵,营中一点动静也没有,靠近河边的马厩里隐约只有数匹战马,营中果然没什么士兵,两人立即招呼后面的家丁靠过来,刘宝带着他们牵着马缓缓接近到刘毅的位置。

啪的一声,铁棒扫倒一个家丁,家丁向后倒飞出去,再也爬不起来。刘毅又是一个回马枪,棒头点在一个想要从后面偷袭的家丁的胸腹之间,家丁哎哟一声,捂着肚子跪下,又是一个大战八方,逼退几个家丁,刘毅以棍拄地,整个人飞身而起,一脚踹在一个家丁身上,家丁口喷鲜血,被一脚踢晕。刘毅落地之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朝着一个家丁的一腿就是一棍,只听到咔嚓一声,却是将他打骨折了。家丁抱着小腿惨叫着滚到一边。

我可没有听到妈妈的这声叹气声,心里乐滋滋的,背着妈妈使我的步履越发轻盈,手掌兜在妈妈丰满的大腿上,感受着妈妈大腿诱人的弹力,真是一种享受。

黄百户和周知县对望一眼,黄玉说道:“这个无妨,本官正好最近在操练兵士,裁汰老弱,麾下兵员不足额,正好有一个总旗和小旗的位置,就安排一下吧,见过血的兵和没见过血的肯定不一样,相信二人一定能胜任。”

铲子箭顾名思义箭头像一把铲子,是披箭的一种,中箭之人即便盔甲没有被射穿也会仿佛被一个大拳头当胸一拳打中,这种钝力击打也非常人可以承受,轻则肋骨折断,重则伤及内脏而死。刘綎本就精疲力竭,再加上年纪大了抗击打能力不比年轻时候,随内罩锁子甲箭头并未破甲,但重重一击直奔胸口,想必是伤到了心脏。刘明,刘招孙抢前一步托起刘綎,悲呼到:“大帅,义父!”

事实上,努尔哈赤自己宣传萨尔浒大战杀敌数万,自己只损失了两百余人,明军的枪炮根本就打不中己方兵马,根本就是胡扯,虽然明军惨败,但是记录明军在全军覆没之前,都有过有组织的反击,甚至前期还打的有声有色,后来根据研究明清史的史学家考证,金兵此战也是损失了五六千人马,当然对于明军阵亡近五万人来说的话几乎可以忽略了。

台上的众人也是屏住呼吸,看着刘毅的铁甲骑兵滚滚而去。

另一方面刘毅开始在芜湖县和繁昌县开展了打击盗匪的运动,发动老百姓进行举报,甚至这个设想在报告给了周之翰和黄玉之后,太平府的两位军政长官也是大力支持,一时间举报盗匪的人民战争在太平府打响,一经查实赏银五十两,结果老百姓的热情空前高涨,盗匪马贼,白莲余孽这些人无处遁形,毕竟对于小老百姓来说,白莲教的信仰也不如五十两银子实在。

“何谈功劳,此次两县官军几乎全军覆没,仅余我数十人,功劳都是弟兄们的。”

导演: 郭敬明

金兵被几个家丁合力用布条捆住手脚,他只是大叫,说着大家听不懂的女真话,刘毅问道:“刘金,他说什么呢?”“回少爷,他在骂我们是明狗,说我们不得好死,反正都不是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