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特勤机甲队4

当晚几人在耿福兴酒楼喝的酩酊大醉,连一向矜持的文官周之翰也是拔出佩剑引吭高歌,应该是被白天刘毅的诗句给刺激到了,这些官场趣闻暂且按下不表。
前方的明军正在乔一琦的带领下和树林里躲藏的正白旗弓手互射,山路上密密麻麻拥挤不堪,乔一琦大呼整队,却听见前方轰隆隆的响声,大地震动,竟是代善领两红旗的马队先行杀到了,代善马不停蹄,立即指挥马甲投入战斗,趁乱冲击明军。两旁的正白旗步兵见援兵杀到一起大呼从密林中杀出,两面夹击明军,代善一边冲锋一边叫将士们大喊刘綎死了。明军一时间军心大乱,连乔一琦也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好,真是个小英雄!”那边李如柏击节赞叹道。
刘綎摆手叫停队伍,刘招孙勒马上前正色道:“大帅,末将观此地地势东高西低,我们处于下首,岗上并未见任何野兽,连一只鹿一只兔子都没见到,前方山岗林中却有惊鸟飞过,此处地势险要,森林茂密,五十步之外视线受阻,恐有伏兵啊。”
身后几个武将皆是拱手道:“参见经略大人!请大人责罚!”
你不必去讨好所有人,正如不必铭记所有“昨天”;时光如雨,我们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伞,建造小天地,朝前走,一直走到风停雨住,美好晴天,一切都会过去。
刘毅赞道,真是宝马良驹啊。左脚踩在马镫上用力一跨翻身上马,来到院外的草坪上,骑着飞龙驹奔驰了两圈。刘毅发现,这匹马通灵一般,指哪打哪,很好操控,只要向左向右稍稍一抖缰绳,飞龙驹就能感受到主人的心思似的,向左向右飞奔。
此时郑芝龙手上拿着一副佛郎机人制造的千里镜,窥探着铜山的动静,此次攻击铜山是为了围点打援,将福建总兵俞咨皋的兵马尽数歼灭。他带来了大洋船十艘,每船能放红夷大炮二十四门,兵四百余人。又有鸟船三十余艘,每船炮十二门,兵一百二十人。还带来了几艘用来抢滩登陆运兵的乌尾船,乌尾船造价高昂,船身皆用铁栗木组成,铁栗木坚固无比,船身用木料厚度极厚,船首镶铁,蒙上生牛皮,可以直接扛住火炮的轰打。乌尾船虽然笨重不利于远程交战,可是近战可是一等一的好船。郑芝龙时常用它来进行接舷战,士兵带上弓箭和日本铁炮近距离攻击敌船,射杀甲板上的人员,必要时候可以用船首直接撞击对方。确实是一大利器。还有载兵木船若干艘,此次共计出兵一万五千人。
“家父姓刘名招孙,乃是四川总兵刘綎刘大帅义子,川军千户。”
别人怎么看你,和你毫无关系。你要怎么活,也和别人毫无关系。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
《妖猫传》简介
程冲斗在一边已经是心惊不已,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志向,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正所谓**,一遇风云变化龙。
赵林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心下道“不识抬举的东西,上官前来还不前倨后恭鞍前马后的伺候着,竟然把我撂在一边,我跟你客气两句你还来劲了。”当下面色也是冷了下来。刘毅可没心思想这么多,年底就要剿匪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还是一心操练着。
杨镐点点头:“不错,是要润色润色。”
当你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很重要的时候,这个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
杨镐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回去跟朝廷交代。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外面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一个亲卫推门进了书房,单膝跪下道:“经略大人,李如柏总兵的兵马已到达沈阳城外,塘马来报,大军驻扎在沈阳南门,李总兵带了一队亲兵进城面见经略大人,片刻就到。”
刘金问道:“你说,前方战事如何了?”
“大人真是天纵奇才,这种奇思妙想都能想道,这是一个全新的思路,小人还需要琢磨试验一番才能下定论。”鲁超恭敬的道。
刘招孙也不答话,生死关头他心里明白刘明是要用性命给自己争取时间,刘明和身后几十个家丁拨转马头迎着阿克墩冲去:“杀建虏啊!”阿克墩怒极反笑,“不知死活的明狗,勇士们射死他们!”一阵箭雨过去,几十个明军纷纷中箭落马,冲在最前面的刘明身上更是中了几十只箭,堪比当年小商河之杨再兴。
在学生时代的初恋秋雅的婚礼上,毕业后吃软饭靠老婆养的夏洛假充大款,出尽其丑,中间还被老婆马冬梅戳穿暴捶。混乱之中,夏洛意外穿越时空,回到了1997年的学生时代的课堂里。他懵懵懂懂,以为是场真实感极强的梦,于是痛揍王老师,强吻秋雅,还尝试跳楼让自己醒来。当受伤的他从病床上苏醒时,他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那不如好好折腾一回。他勇敢追求秋雅、奚落优等生袁华、拒绝马冬梅的死缠烂打。后来夏洛凭借“创作”朴树、窦唯等人的成名曲而进入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