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第一部全集

 热门推荐:
    进入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已经透露着丝丝寒意了,刘毅正在校场训练着,就见吴斌从营门口走了进来,吴斌隔一段时间就会来考察一下刘毅这只兵马的情况,看见他们训练有素,动作齐整不禁暗暗点头,这只部队无论从装备还是从技战术还是从纪律性上来看都比卫所兵要好的太多了,刘毅不愧是程冲斗的高徒,有两把刷子。只是没上过战场没见过血,这些新兵的表现究竟如何还不可知啊。

不是人人都能活的低调,可以低调的基础是随时都能高调。

“毅儿,你认识毕大人?”程冲斗问道。

刘毅负手在船上,一边欣赏江景,一边盘算手中的银两,算上他们杀建虏时在行营里找到的一些银子,还有李如柏和杨镐给的会票,算上私人的赠与,朝廷的抚恤等等,现银约有一万两,再加上刘金说自家在太平府芜湖县还有百亩田地,按照明末的市价,这些田地大约值一千五百两银子,那么目前刘毅手上一共有一万一千五百两银子。

导演: 王丹阳

多希望有一天我们变回陌生,然后和你重新认识一遍。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什么?九千岁亲自出钱犒赏将士,这,这,天启一朝还未出过此咄咄怪事。张鹤鸣听了差点一头栽倒,这是什么情况。

骑兵们在校场中停下由吴东明带着开始整队。刘毅马不停蹄,带着刘金从点将台飞奔而过,刘毅一边策马一边喊道:“骑兵操演结束,第二场,火铳操演。”两人两马直奔火铳兵那边去了。

“好,去那边把石头抱起来,到腰部即可。”李福走到那边脱去上衣,一声黝黑的腱子肉,看来也是做农活的好手。大吼一声将巨石抱起。“好,有把子力气,录用。”刘金赞道。

又有第四小旗,小旗官王浩,下辖十一人,由农家子构成,全员棉甲,毡帽腰刀,每人配从武库找到的尚可使用的火铳一杆,因为冷兵器需要长期训练,而火铳只要学会发射能打响就行,虽然射速慢了一点但是勉强可以作为远程打击的火力吧,这队人由刘毅亲自带队训练射击作为战锋队。

日子一天天过去,刘毅在程冲斗的提点之下,原有的戚家枪法日渐精进,戚家刀法也马马虎虎略有所成,程冲斗见此情形索性让刘毅专练枪法,刀法只是稍加练习一两招用于防身即可。有时候程冲斗会和刘毅对练,师徒二人在江边将半截身子淹没在江水之中,增加阻力,然后用铁棒对招,别看程冲斗年过花甲,但是却达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八十斤重的精铁棒在他手中却轻如鸿毛一般,往往半个时辰过招下来,脸不红气不喘。

刘毅笑着摇摇头道:“鲁超,回答本官的问题,你能不能做出来。”

刘毅站起身来对着周围说道:“演武场中的各位师兄,师弟,前辈,刘毅不才有幸拜得老先生为师,从今往后我也和大家在一起训练武功,小子在师傅面前不敢托大,但是在军中和战场上的一些实战经验也可以和大家分享,我虽然不是徽商子弟,但是今天能和诸位同吃同住,同饮长江水,实在是小子修来的福气,今后比我年长的就是我兄,比我年幼的就是我弟,我们练武之人是为了什么,往小了说是强身健体,保一方水土,往大了说是精忠报国,守大明江山,如今建虏肆虐,关外生灵涂炭,九边告急,江北也是人心惶惶,这次萨尔浒大败,依着建虏的性子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集结兵马打进关内,我大明在萨尔浒精锐尽丧,到时怎么能抵挡建虏大军,我们虽然偏安江南,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自当未雨绸缪,万一将来有一天有盗匪,有倭寇,有建虏侵犯我们太平府,侵犯我们芜湖县,我等练武之人当执枪搭箭,与来犯之敌血战到底,才不失我等英雄本色。”

阿林保残忍的笑了笑心下道“也不过如此。”就要一枪结果刘毅性命,刘金此时和壮达战在一起分身乏术,心下大急。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支羽箭飞过,擦过了阿林保大腿,带出一些血肉,阿林保向下跪倒,刘毅抬头听见刘宝尖细的声音:“少爷,我来助你!”

“哈哈,我就说你穿上肯定英气逼人,果然不假。说吧,这次是什么事情。”

“多谢将军,其实韩真这支人马并不是今年才出现,早些年马仁山就有盗匪啸聚山林,但是当时他们人少,而且战斗力不强,对官军也没有太大威胁,更别说威胁繁昌县城,我们打过几次,打一阵就会老实数月时间,事情起变化还要从今年说起,这个韩真其实是白莲余孽,宿州府人氏,两年前徐鸿儒被扑灭之后白莲教余孽被打散,在山东,南直隶都有活动,这个韩真隐性埋名和一部分宿州籍贯的白莲教徒回到老家,年初杨从儒造反之后又跟着他,杨从儒败亡之后,他带着剩余的马贼步贼约一百余人在荻港渡口悄悄过江,来到了马仁山一带,兼并了马仁山的盗匪,又有一些活不下去的苦哈哈前去投奔,结果他自称小汉王,拉起了一支近三百人的人马,打家劫舍**商队。”

真正绝望的时候是说不出话的,所以沉默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这个刘毅阵斩贼首这么大的功劳只升到把总恐怕有点低吧,大裆别看朕不出这紫禁城,但是外面的事情我也知道,这仗九成九的功劳都是前方将士用命,后方这些文官不过是分润了这些功劳而已。这个总旗能立下如此功勋只升两级会不会。。。”皇帝有些犹豫道。

另一方面,以杨镐的识人之术,刘毅在他面前也无处遁形,杨镐让他抬起头来说话,点点头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心中却暗暗吃惊,听李如柏介绍此子年纪不过十岁,竟然身高五尺,身子骨虽然还不是很壮实,但是在同龄当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一看便是练武之人,以他提督过数十万兵马的经验,此子若能仔细调教,有名师悉心教授武功将来定能成为一员猛将。

咔咔咔,士兵们迈着小碎步调整位置,骑兵也是勒住缰绳控制马匹。不一会一个整齐的军阵便列成了。

骑兵们拔出腰间的手铳,指向前方的木靶,“放!”

没想到这五个人平时在演武场中关系要好,他们闲暇时间求着教头给他们讲解戚家军的阵法,对此也小有心得,五个人经常偷偷的练习。此时在演武场上竟然列成了小三才阵。只是没有狼筅只能先用长枪代替了。中间一个身高力壮的长枪手,左右各一个红缨枪,最两边是两个刀牌手。成箭头型对着刘毅。

在狗熊岭百年不遇的大雪中,熊二偶遇了小时候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神秘小伙伴,除了重逢的喜悦,小伙伴也给熊二带来了不少麻烦:穷凶极恶的追猎者、神秘而未知的重大传说。一系列的阴差阳错,熊大熊二光头强和动物们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在小镇和森林中,他们闹出了不少惊险又好笑的意外,在传说的驱使下,一行人踏上了前往白熊山的旅程,一路上,他们经历了欢笑和感动,勇气日渐增长,友谊也越加深厚,熊大和熊二学会了理解对方,矛盾也渐渐地化解。可是,一场灾难意外地爆发,在千钧一发之际,熊二鼓起勇气,承担起了拯救大家的责任,危机最终圆满解决。

梅勒额真?原来自己竟斩杀了一个梅勒额真,后世在军校里对于清兵早期的军制刘毅还是熟悉的,固山额真就是旗主,下面分五个甲喇,每个甲喇额真有两个梅勒额真做副手。说白了梅勒额真基本就相当于明朝的千户甚至游击级别了。在这次的萨尔浒大战中也算己方斩杀的金兵高级将领了。

想到这里,老将军虎目一睁,“孙尽忠,王宝才!”,“末将在!”身后两个游击将军应声答道。“传令全军,后队变前队,骑兵在前,步军居中,孙尽忠你令我两千家丁在最后压阵,防范金兵衔尾追击。”“得令!”两人安排大军调头去了。两万大军前队变后队,从虎拦岗回转鸦鹘关,然后过清河堡回沈阳和杨镐汇合。

另一方面,应天府。刘毅带着陈宝来到了军器局。想在军器局的工匠中招募几人随他回去。这几年南方没什么战事。朝廷吏治又**。南京军器局早就没什么活干了。匠人们在衙门内或站或坐成天无所事事,没活干俸禄自然就很低。很多匠人都在值班时间去外面的私人工匠铺干些私活挣钱。有的人挣到钱了就在衙门内喝酒赌博。上官也没人管这帮人。搞的军器局衙门乌烟瘴气。刘毅一进门还以为进了哪家赌坊。

“不敢,总兵大人请讲。”“第一,某观你军阵却未见到火绳点燃,难道你的火铳不用火绳击发?第二你火铳兵大阵以四段射击之术,火力连绵不绝,可是某自问带兵无数,却没有士兵能装填的这么迅速,火铳射击步骤本就繁杂,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快的?”

    “统,开启神考选择。”

“这。。。”老汉有些犹豫,十两银子是他一年多的收入了,不可能不动心。

导演: 唐季礼

红衣人大喊一声:“来得好!”立即反手握刀,翻转刀刃向上一抬,却是辛酉刀法的上防式。就将杀威棒格飞出去,然后回身使出丁字二连斩,左右挥刀连斩两下。刀速之快让刘毅左右招架,招式散乱。刘毅也是被逼急了,竟然使出了戚家枪法的跨虎开山,以棒作刀自上而下斩落。却是将胸腹和下盘完全暴露,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七天之后刘毅的总旗齐装满员,刘毅将在县城武库里挑选的质地较好的兵器,和从演武场武库里购得的一批兵器分发了下去。阮星也将答应赠予刘毅的普通棉甲共七十余套赠送给刘毅,其实这些棉甲乃是浙江那边军匠作坊制造出来,阮星走了浙商的路子采买了一批赠给刘毅,却骗刘毅说是从一个跟总会有关系的应天府的官员那里得来的多余存货。然后还如约给了刘毅十匹战马,搞的西营房的张俊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光头和络腮鬍子把已经裸体的妈妈推到滑轮下站好,强迫妈妈举起双手,将妈妈的手腕用滑轮下面的绳子捆住,这样妈妈就被吊了起来。

阮星一口气跑到了营房里,耳朵后边还听到老爹跳脚的叫骂声:“小兔崽子,你这一年要是敢逃出去,要是还改不了你这一身的臭毛病,老子回去打断你的腿。”阮辉也顾不上什么会长不会长的身份了,平常文绉绉的之乎者也全部抛到了脑后,在那里指着阮星的背影,吐沫星子横飞的骂着。

“天下太平!天下太平!天下太平!”六百人一齐大吼,山河为之变色。特别是当中有徽商演武场子弟听过刘毅当年演说的更是激动地热泪盈眶,都想跟着刘毅干一番大事业,此时更是不能自己,纷纷振臂高呼。

李如柏吩咐左右将刘毅等人带过来,孙尽忠便调头飞马赶到后军了。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就在全城军民为大行皇帝服丧结束脱下白衣没几天,上次报丧的塘马又是飞奔而来,背上的小旗迎风哗哗作响。“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塘报,圣上驾崩,圣上驾崩!”

刘毅躬身道:“不知是吴将军当面,失敬。”

“嗯,将军所说不错,我们生产火铳是要借兵器之力机械之力抵消人力,所以也应该从机械之力的方向去想,毕某倒是有一个建议请将军参详。”毕懋康一手拿着图纸,一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

刘毅片刻即赶到火铳兵那边,大声命令道:“开始操演!”

想到这里他又问道:“徒儿,我大明自张相戚帅走后,国力每况愈下,你觉得我大明还能中兴吗?”

“好,去那边把石头抱起来,到腰部即可。”李福走到那边脱去上衣,一声黝黑的腱子肉,看来也是做农活的好手。大吼一声将巨石抱起。“好,有把子力气,录用。”刘金赞道。